查看更多

昼猫

【叶蓝】早关情05-06

黄金周出去一日游,结果在高速上堵了五个小时,心里苦。

真是出游不如填坑。

微微带一点莫橙出境,剧情依然狗血……

前文:01 02 03 04

以下正文↓↓↓


※05

 

蓝河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又见到了苏沐橙。

 

两天后的傍晚,当天的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的蓝河正准备把器械收进箱子里,苏沐橙就在这时候出现在搭建好的主舞台的边上。蓝河见她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人的样子,就主动打了个招呼,询问需不需要帮忙。

 

“是你啊。”苏沐橙认出蓝河是前两天来叶修宿舍的那个小青年,就问他:“你看到叶修了没有?”

 

蓝河有点懵,这才过了几天啊,叶神这是又失联了吗?

 

苏沐橙看蓝河一脸茫然,也知道从他这问不出什么结果,就叹了口气转头找别人问去了,蓝河隐约还听到她边走边嘀咕了一句:“明明看他往这边来的啊……”

 

虽然有点在意叶修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但蓝河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只好抱着器械箱从安全通道往仓库走。他推开门刚迈上一级台阶,就看见上方楼梯转角阴影处好像蹲着一个人,听到脚步声,那人抬头往这边看来。

 

“叶……”蓝河一个“叶”字还没喊出来,对方就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他面前,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竖了根食指在自己嘴边比了个“嘘”的动作。

 

蓝河被这一系列动作吓得差点把器械箱丢了。谁能告诉他,叶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而且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谍战片吗?蓝河的视线在叶修那只与自己的脸做亲密接触的手上飘了一下,手指修长,还挺好看的。

 

蓝河觉得自己脸红了。

 

两只手都抱着器械箱的蓝河只能通过眼神示意自己不会喊的所以大神你可以把手放开了,叶修也觉得他刚才这一连贯的动作有点用力过度,现在被蓝河这么一看不由得有点小尴尬,轻咳两下松了手,转头去扒安全通道的门缝。

 

叶修看了一会儿,估摸着苏沐橙已经不在外头了,于是放下心来,回头看到蓝河还抱着箱子一脸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不好意思啊,”叶修一脸坦然,看起来倒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许博远,帮个忙呗?”

 

 

+++

 

 

“所以,大神您这是什么情况?”蓝河在仓库的空架子上将器械箱放好,对着跟在他身后走进仓库的叶修问道。

 

“这个前因后果比较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今晚有个饭局,我想逃了。”

 

“……”蓝河一脸大神您今年几岁了的表情,随口问了一句:“什么饭局啊……”

 

“相亲饭。”今年已经35岁的叶修对自己这种任性的行为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

 

“什么?相亲?!”蓝河不淡定了。

 

“相亲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啊,相亲就是……”

 

“不是,我知道相亲是什么意思,我是想问……”其实蓝河也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最后他只是说:“我是想问,我能帮上什么忙?”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现在是肯定不敢回家了,苏沐橙搞不好就堵在我家门口。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收留我吃顿晚饭吧。”叶修一脸真诚地说。

 

蓝河想反驳说苏沐橙哪里会那么干啊又觉得叶修的语气实在太煞有介事当下也不是很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最后他还是没能违背自己其实也挺乐意的这个事实,点了点头有点不自在地说:“我是没什么问题,只要大神不嫌弃我做饭难吃就好。”

 

 

+++

 

 

暗恋对象突然说要来我家吃饭怎么办?急!在线等!

 

蓝河脑内的弹幕刷了一路,直到把叶修领进了自己租来的公寓,才开始担心早晨走得急家里到底乱不乱的问题。还好,蓝河环视一周,除了沙发上随便搭着几件从阳台收进来的干衣服还没来得及叠之外,还算整洁。

 

“大神您先坐着看会儿电视什么的,茶几上的水果零食随便吃,我去做饭。”蓝河指指沙发让叶修坐,又帮忙开了电视把遥控往茶几上一放,自己进了厨房,想到什么又探出头来:“叶神有忌口的吗?”

 

“我不挑食。”叶修看着蓝河忙着招呼他的样子觉得挺有趣,脑海里眼前的青年和当初那个帮忙管理公会的“小保姆”的形象渐渐重叠在一起。

 

蓝河烧了壶开水,将干香菇和木耳用开水泡开。接着拿出昨天买的鸡翅,用刀从中间剁成两瓣,加了姜片和料酒放进锅里焯熟撇干净浮沫。红烧鸡翅的准备工作这就做得差不多了。在国外的时候为了节约生活费,蓝河一直是自己做饭,几年下来倒也练了一手不错的厨艺。有了红烧鸡翅这道比较重口味的菜,蓝河决定再弄一盘青椒土豆丝和一碗菠菜鸡蛋汤就差不多了,二菜一汤两个人吃刚刚好。

 

切青椒的时候,蓝河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不禁感叹真是世事难料你永远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你,这叶修今晚的相亲饭局不但吃饭地点变了,连相亲对象也……好吧他这最多只能算单方面相亲,趁着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叶修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咸淡也不错,有备无患,有备无患嘛。

 

那边叶修当然不知道蓝河一个人在厨房都想了些什么,他当然也不可能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放别人鸽子,当然放鸽子不可避免,打声招呼还是有必要的,于是他起身到阳台准备给苏沐橙打个电话。

 

“我已经找借口说你有急事让人家先回去了。”那头苏沐橙的声音隔着听筒听不出的喜怒。

 

“你改天帮我跟我妈说一声,就别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了。”叶修揉揉眉心,对于家里二老的关心他还是不擅长应对。

 

“叶修。”苏沐橙欲言又止。

 

“沐橙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那边苏沐橙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叶修把手机揣回口袋,转身拉开阳台的门,看见蓝河正把汤碗放到餐桌上去。蓝河看叶修进来,朝他笑了一下,说:“鸡翅还要再煲会儿,先喝点汤吧,我去盛饭。”

 

“好。”叶修突然觉得灯下忙碌的那个身影真的很温暖,让他忍不住想要微笑。

 

 

 

※06

 

季后赛半决赛第二回合,微草主场对战兴欣客场。兴欣最终以微弱的分差取得了比赛的胜利,至此累计两回合胜出,直接进入总决赛。比赛散场后很长时间,场馆外面还聚集着激动的粉丝们,人群里时不时传出欢呼声。

 

叶修看完比赛从场馆边上绕小路到后门,那里已经有一帮人在等着了——他曾经的队友们。

 

“叶前辈。”已经26岁的,如今的兴欣队长乔一帆笑着朝叶修打了个招呼。乔一帆身边站着兴欣战队年轻的队员们,看到叶修过来一个个都笑嘻嘻地跟着自家队长向叶修问好。乔一帆身后站着战队的老板娘陈果,叶修看到她的时候,她刚结束一通电话。

 

“沐沐和莫凡他们先过去点菜了,我们也快点过去吧,有话等下吃饭的时候聊。”陈果说完这些,才对叶修露出一个笑容:“好久不见。”

 

自从叶修退役进了联盟工作,每逢兴欣来B市比赛,时间充裕的话,他们总要想办法聚上一聚。从苏沐橙出任队长到苏沐橙也退役,乔一帆接过了大旗,也许再过两年,乔一帆也会离开这个赛场,而兴欣又会迎来新的队长扛起重任续写辉煌。时间就是这样无情又充满希望的东西。

 

因为第二天一早兴欣就要赶飞机回H市为几天后的总决赛做准备,饭后众人也没有逗留太久,陈果和乔一帆先带着兴欣的队员们回酒店休息去了。苏沐橙借口说要消食,让叶修陪她走走,莫凡则是沉默地跟在两人后面。

 

三人走到一个空旷僻静的公园,叶修往长椅上一坐,抬头对苏沐橙道:“想说什么,说吧。”

 

“你看出来了啊……”苏沐橙笑笑,拉着莫凡在叶修对面的长椅上也坐下来。

 

“我就是比较好奇,你是不是还没放下那个人啊。”苏沐橙看看叶修的表情,接着补充:“那个叫蓝河的。”

 

 

+++

 

 

苏沐橙对叶修和蓝河的事,其实知道的不多。只是很早之前听叶修提过一些,对方是蓝雨公会部的职业玩家,第十区蓝溪阁公会的会长,后来好像还被叶修骗来给兴欣管理过几天公会。苏沐橙对叶修不要脸地欺负人家正直青年的发指行为感到很无语,在叶修笑着和她讲他今天又把对方逗到炸毛的时候也没有多想。

 

她最初只是觉得叶修大概是看重对方的管理能力,想要把他挖来兴欣。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有些不一样的呢?大概是因为她认识的叶修,不是会为了一个公会管理人选而纠缠不休的人;大概是叶修在每次和蓝河聊天的时候,脸上所浮现的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温柔表情;大概是某天路过他身后看见他盯着和蓝河的聊天窗口发了好久的呆却最后什么也没说;大概是那段时间抽得越来越凶的烟……

 

那段时间兴欣的成绩并不好,复盘,研究战术,高强度的训练,叶修睡得越来越晚,脸上的疲惫也越来越掩盖不住。偏偏叶修什么都不说,每天依然乐呵呵地和魏琛插科打诨,安抚大家的情绪。

 

苏沐橙终于还是忍不住,在某天训练结束后直接拦住了他。

 

“战队的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你别老想着自己一个人扛。”苏沐橙看着叶修的眼睛又开口:“现在我们来聊聊你个人的感情问题。”

 

 

+++

 

 

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男人也不是任何事都无所不能的。比如在感情上他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小白。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为一个人动心,对方还是个男的,还是连名字和长相都不知道的网恋。叶修也挺纠结的。

 

想过放弃,也想过表白。兜兜转转纠结了大半年,却还是只能靠着一根网线时不时上游戏调戏一下对方,成效甚微。后来第十赛季,要带领兴欣打比赛,要磨合战术,要提升武器,叶修实在是太忙了,又无法确定蓝河是怎么想的,只好把自己的那些个念头都先藏在心里。

 

后来兴欣真的拿了冠军,他退役回家,在游戏里碰见过蓝河几次——那时候蓝河已经换了蓝桥春雪的号——有几次想要表白,话到嘴边又还是改口,最后总是逗得那个小剑客炸毛跳脚才罢休。叶修那时候想,再等等吧,等他的小剑客再了解他多一点,然后找个机会去G市找他,问问他,如果他是认真地想要跟他过一辈子,他愿不愿意?

 

不久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就开始了,叶修带队出征,临行前还抽空上了一次游戏,世界频道上都是讨论世界邀请赛的,蓝河也在线。叶修敲了两个抽烟的表情过去,对方很快回过来,祝他明天的航班一路平安。叶修问他去不去苏黎世看比赛,蓝河回了两个大哭的表情说要带团大概没办法去现场了,然后又说:

 

“叶神加油!我会在国内等着你带领中国队凯旋归来的!”

 

叶修把那行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的小剑客,他想,等他拿到世界冠军,他一定要去G市找他。

 

那时的叶修不会想到,当他捧起第一座世界冠军的奖杯时,蓝河已经坐上了飞往J国的飞机。

 

-TBC


评论(6)
热度(137)
©昼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