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昼猫

【叶蓝】雨天绝行01-02

又名,蓝桥春雪的消失(误

一个有点SJB的脑洞,尽量填坑……尽量……

伪原著向;非典型性网恋;热衷撒狗血;

祝大家520快乐~


以下正文↓↓↓

※01

 

正午过后,天色突然就暗了。

狂风席卷着将行道树吹得哗哗作响,空气里积压着一股潮湿的水气,乌云积聚成沉闷的雷声由远及近。

 

蓝河出了蓝雨俱乐部一路快走。早晨出门急没看天气预报,现在手边别说伞了,连个挡雨的东西都没有。这雨要真下起来他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分分钟遭殃。

 

好在出租屋到俱乐部步行不过十五分钟的距离,蓝河紧赶慢赶,成功在雨滴落下来前一秒冲进了楼道里。等他反手关上屋门,站在玄关处扯着T恤衫领口平息燥热时,窗外已是大雨倾盆了。

 

酝酿了一整个下午的暴风雨终于姗姗来迟。

 

 

蓝河飞速冲了个澡,湿着头发就坐在了电脑桌前。他用手将因为湿润而显得比平时要长的刘海拨到一边,另一只手熟练地拿起桌上的荣耀账号卡,刷卡登录一气呵成。

 

“蓝团长来了!”

 

“蓝团长好!”

 

“人都来齐了吗?来齐了就进本吧。”蓝河简单地和团队成员打过招呼后,就操纵着蓝桥春雪朝副本入口方向走去。

 

75级20人团队副本,阿拉修加的陵墓。

 

作为荣耀最近一次更新后开放的副本之一,这个20人团队小本的难度在所有同类型副本中只能排到中等,副本的掉落却意外很可观。

打倒6号BOSS墓地主人阿拉修加后有几率爆出高级稀有材料甲胄晶片,要是遇到隐藏更是百分百掉落晶片。这甲胄晶片小到普通玩家们强化武器,大到职业战队升级银装都有所需求,也正因如此,这个副本甫一开放就成了几乎所有满级玩家每周必刷的周常。

世界上还有玩家给副本起了个代号叫“盗墓”,倒是比原副本名还要广为流传。

 

蓝河他们一行人都是“盗墓”的老手了,只要不纠结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打通。但今天的情况显然有些特殊,蓝河看得明白,指挥时免不了多提醒几句。

 

“知道你们个个都急着看决赛,我也急啊,我还恨不得自己现在长个翅膀飞去苏黎世呢。但该通的副本还是要通,墓主人还等着大家的爱抚不要让他失望了,来,都集中点精神,我们争取一遍过哈。”

 

一番话说得团员们都笑起来,再开打浮躁的气氛倒是消散了不少。

 

过了老5往最终BOSS墓主人阿拉修加所在的房间去的路上,蓝河短暂地活动了下僵硬的手腕和脖颈,拿起键盘边上的水杯喝几口水润润嗓子,目光扫过桌边书柜上陈列的手办

 

——大部分是各种限量版的夜雨声烦,其间夹杂一两只君莫笑,花花绿绿反倒是十分显眼。

 

目光下移,手办下方的隔板上放着一个简易的电子台历,屏幕上显示出当下的日期时间。

 

8月6日星期五,北京时间19点34分。

 

距离荣耀世界邀请赛总决赛开始还有不到2个小时。

 

 

这次的苏黎世之征,集结了包括他们蓝雨的喻队,黄少在内的国内最优秀最顶尖的职业选手们。他们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将在今天,苏黎世时间下午3点也就是北京时间晚上9点,在全世界的荣耀迷们的一同见证下,向着世界的巅峰发起冲刺。

 

蓝河每每想到这都觉得热血沸腾,内心充满了自豪感,操作鼠标键盘的手似乎也变得更加灵活起来。屏幕那端的蓝桥春雪一行人脚下不停,很快陵墓深处传来了一声悲鸣。

 

系统提示:您已进入墓主人阿拉修加的沉睡之地。

 

此时窗外好不容易消停点的暴风雨突然又有了卷土重来的迹象。闪电劈开厚重的云层,轰鸣的雷声紧接而至,伴随着游戏那端略有些诡异的效果音,蓝河虽然不至于害怕,但内心也觉得有些异样。

 

密集的雨声使得环境变得有些嘈杂,蓝河调高耳麦的音量,尽力将注意力集中到游戏中去。

 

“远程6点钟站位,BOSS点名记得第一时间跑进棺材躲起来。近战注意走位,BOSS正面除了主T不要站任何人。下阶段了我会提醒,你们自己也注意一下血量,好,开吧。”

 

“旋流,3点钟位置记得打断一下。”

 

“灯花仇恨再拉稳一点,挑衅技能好了就用。”

 

“时雨,你的大加先留着,等下阶段了再给灯花。”

 

“……”

 

蓝河的指挥清晰有力,团员们此时也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压着BOSS的血线。

 

6号BOSS墓地主人阿拉修加一身甲胄泛着银色的冷光,手中挥舞上古巨剑仿佛要将这些不请自来的盗墓者们砍杀殆尽。蓝河看了一眼BOSS血量,嘴上指挥不停,手已经操纵蓝桥春雪动了起来。

 

蓝桥春雪一段疾跑后接一个三段斩,转眼阿拉修加的身影已在眼前。常年沉睡的墓主人甲胄下的皮肤透着可怖的苍白,眼神空洞。他似乎觉察到了有人靠近,转动庞大的身躯面向蓝桥春雪所在的方向,毫无征兆的手里的巨剑突然抬高向地面砸去——竟是使出了一记崩山击。

 

不需要起跳动作的崩山击,系统简直犯规啊!尽管已经刷了无数次副本,每到这个时候团员们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几句。

 

蓝河却早有准备,一记格挡抵去一部分技能伤害,随后立刻向左翻滚受身而起,鼠标移动两下跳上旁边的墓碑,借助高度向一击不成已经随后跟来的BOSS身上跃去,手中的75级橙武真灵光剑泛着蓝光向前推出而后飞速落下——剑客技能银光落刃。

 

BOSS身形一顿,血量下到50%后会使出的群体攻击技能也因这一击而打断。

 

“主T拉走,杀!”蓝河喊道,手下操纵蓝桥春雪向后方退去,治愈术的光芒及时落到他的头上。蓝河并未多做休息,按动键盘又提剑冲了上去。

 

按这个速度下去应该再有20多分钟就可以打完,蓝河脑内计算着各项数值,心下稍微放松了些,操作却丝毫不敢怠慢。他注意到BOSS又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准备释放技能,正欲出声提醒,窗外忽的一声惊雷平地乍起,激得他手下一个哆嗦,还没反应过来,电脑“噗”的一声,屏幕黑了,整个房间跟着笼罩在黑暗中。

 

“我艹!”蓝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停电了。

 

 

+++

 

 

“欢迎荣耀世界冠军中国队凯旋归来”的横幅一条接一条从接机口一直摆到机场大门。首都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此时人潮涌动,粉丝、记者、各大俱乐部的老板经理全数到场。

 

不明真相的普通群众也被这个阵势吓到,随便拉过边上一个明显粉丝打扮的人一问,虽然那个人激动得一段话说得颠三倒四,但还是明白了重点:

 

中国队拿了世界冠军,承载他们的航班将在半个小时后降落首都机场。

 

对荣耀有所耳闻的人已经猜出是前段时间大肆宣传的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顿时也来了兴趣;不怎么关注这方面的人光听到“世界冠军”这四个字也是热血沸腾,争着往前想要一睹为国争光的英雄们的风采。

 

接机大厅越发拥挤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欢呼,随后是排山倒海的呐喊尖叫——穿着整齐的国家队队服的职业选手们排成一列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他面带微笑目光扫过人群,看到有个粉丝手上举着“世界冠军张佳乐”的应援牌正吼着什么,激动得脸都红了;他还在举着摄像机的各家电视台派出的采访人员中看到了中央台的台标。

 

即使荣誉满身一向淡定的叶修,此时面对面前这排山倒海的呼喊,内心也不免有些动容。

 

除了赢得比赛的切实喜悦,也许还有十年坚持所换来的越来越多的人对电竞这个行业的关注与理解所带来的满足感吧。

 

为了安全起见,职业选手们并没有在众人面前停留太久。大家排成一排对前来迎接的粉丝们鞠躬表示感谢后,就在保安的引导下从VIP通道离开了,迎接他们前往发布会现场的车辆早就停在出口等候。

 

 

发布会后还有庆功宴,叶修对这种场合一向兴趣缺缺,庆功宴开始没多久就找了个借口溜号了。但等他真的站在酒店门口,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十几岁就离家出走,B市对于他来说还没有常年待着的H市熟悉,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先打车回家。

 

国家队拿到冠军凯旋归来的消息当然早已传到叶家,叶母却没想到叶修这么快就会回来。眼底的惊喜藏不住,嘴上还是抱怨着儿子不懂照顾自己出国一圈又瘦了云云,转身张罗着要给叶修煮夜宵。叶修无奈地和站在一旁的叶父对望一眼,后者上来拍拍他的肩膀,只是简单的一句:

 

“干得不错。”

 

叶修敏锐地察觉到老爷子心情应该很好。

 

 

最后还是盛情难却地吞了一大碗鸡蛋打卤面,本来也就不饿的叶修这下直接撑了。还在倒时差的状态,胃里又涨得慌,叶修在床上躺了半晌依然睡不着,最后也不勉强,爬起来开了电脑。

 

一只手抓过椅背上的外套,从内面口袋里取出账号卡——如果这时有旁人在场一定会大呼小叫道“君莫笑的账号卡怎么能就这样随随便便放在上衣口袋里”之类。可惜现在四下寂静,叶父叶母早已熟睡,叶秋在外地跟一个项目忙得回不了家。

 

叶修点燃一根烟,抬手刷卡,君莫笑上线的提示淹没在世界频道的刷屏中。

 

 

※02

 

 

蓝河是被一阵水花声吵醒的。

 

他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觉得明明是睡在房间内,却仿佛置身于正午的太阳底下暴晒一般,浑身的肌肤都烫得要烧起来。

 

电应该已经来了吧。

 

蓝河迷迷糊糊地想,手伸向床头柜想够一下空调的遥控板,指尖的触感却不是想象中冰凉坚硬的玻璃台面,而是带着点温度的柔软,像是在摸亲戚家刚上小学的表弟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什么鬼?!

 

蓝河一下清醒过来。他撑起双臂坐起来,一片巨大的湖泊映入他的眼帘。湖面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光芒,令他一瞬间有些睁不开眼。有几只水鸟在湖面上空盘旋,时不时用翅膀拍打水面找寻捕食的机会。

 

这是在,做梦?

 

蓝河有点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起身往四周看去,这片巨大的湖泊四周都是翠绿的山峦,而他现在落脚的地方是一片大概高出湖面海拔几十米的草坡。蓝河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然后被盈满鼻腔的青草和泥土的气息呛得打了个喷嚏。

 

如果是梦,这也未免太过真实了。可如果不是梦……他现在又是在哪呢?

 

昨天因为打雷劈坏了小区的电线,他们整片住宅的电路都呈瘫痪状态,网路似乎也跟着受了点影响,蓝河捣鼓了半天直到把笔记本也弄得没电都没能再登上游戏。还好一起打本的团队成员都是老手,少了指挥也照样打完了副本。主T灯花夜在QQ上问他副本掉落的分配问题,他只来得及交代了一句“材料丢仓库,装备先放你那”,还剩20%电量的手机就突然卡顿一下,直接关机。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蓝河想,这下连比赛都没得看了。

 

虽然物业说已经通报了电力部门抢修,但外头的雨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停的打算。蓝河一直等到9点未见来电,只好自暴自弃地把自己丢在床上。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蓝河再次把目光投向不远处那片巨大的湖泊。湖光千里,碧波万顷,这景色称得上动人心魄,蓝河却无心欣赏,他的视线在湖中大大小小的岛屿间来回转动,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奇怪似cosplay的衣服,又看了看脚边立着的皮革制成的背包和一把造型诡异的剑,心里那种熟悉的感觉越发强烈。

 

半晌,他反应过来,拔腿朝湖边奔去。

 

湖面平静如镜,清晰地映出他的脸——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游戏里属于蓝河的那张脸。

 

 

这个场景,这身打扮。

 

蓝河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咬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用力过猛让他疼得皱起了眉头,内心的震惊令他几乎无法思考。

 

 

 

这里是千波湖。

他穿越到荣耀里了。

 

 

+++

 

 

蓝河在湖边坐了很久,直到一阵凉风吹过,他才惊觉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

 

这样下去不行。按照之前的游戏经验来看,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正好是千波湖练级区里唯一不会刷新怪物的区域,这倒是让他松了口气,他都不能保证自己拿着那把破剑对抗那些怪物能不能坚持五秒以上。

 

虽然暂时不会被怪物袭击,但是天黑之前他必须先找个落脚点。荣耀的天气系统和现实一样有白天黑夜,风霜雨雪。蓝河身上的装备是属于剑士系的布甲,几乎没有御寒能力,这里四周都是山又临湖,入夜后有多寒冷他虽然没有切实感受过,却也知道肯定不是硬抗能解决的。

 

好在当初对于这片地图的记忆实在太鲜明,蓝河还记得这块山坡往上不远就是一个供玩家休息补给的营地。他拿起皮革包和剑,抬腿往山坡上走去。

 

 

一路上蓝河并没有看到其他玩家的身影。千波湖毕竟只是40多级的练级区,第十区自开放到现在也过了有两年的时间,这时候还会在这附近转悠的人已经很少了。

 

用来休息的营地做得很简陋,营地正中间的空地上是用木头随便搭建的篝火架子,一到晚上篝火便会自动点燃。营地里有一栋小木屋,蓝河决定先在这间木屋里凑合一夜,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他用篝火将皮革包里的火把点燃,插在木屋的墙壁上,屋内顿时充满了暖黄色的光亮。蓝河关上木屋的门,在这光亮中坐下来,开始翻自己带着的那个皮革背包。

 

包里除了一点干粮和一些小工具外,还有一个类似手机一样的通讯器。蓝河没有在荣耀里见过这个东西,他好奇地将通讯器拿在手上调试。这个通讯器似乎只有一个频道不知链接到哪里,蓝河看了半天没发现说话的按钮,点了两下却跳出一个对话框来。

 

看起来像是专门用来发短信的。

 

蓝河的心砰砰直跳,他想这说不定会是返回现实世界的关键也未可知。于是他斟酌了一下,试着在对话框里打了一行字:

 

“你好,能收到吗。”

 

 

+++

 

 

叶修一上线,就操纵君莫笑闪进一间低矮的木屋中。一直等到世界上关于讨论他突然上线的声音小下去,他才准备出发找个人少的地图单刷副本。

 

消息提醒正在这时候亮起来,叶修点开一看,有点意外。发来消息的这个账号他很熟悉,但现在账号下的操作者未必是那一个了。

 

“有什么事吗?”

 

“原来能收到啊,太好了!”对面的消息回得很快,内容却让叶修摸不着头脑。叶修正想提醒对方是不是错频了,对面很快又发来第三条消息。

 

“那个,我是蓝溪阁的蓝桥春雪,请问你是?”

 

“……”

 

叶修觉得这明明每个字他都看懂了,可连起来他就是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最后他只能试探性问一句:

 

“本人?小蓝?你这什么情况啊?”

 

那边这回等了好久都没有消息,叶修猜对方刚才可能是没睡醒错频了,现在反应过来正羞耻着呢。他没太在意,操作君莫笑进了副本。

 

地图场景刚转换完,消息提醒又亮起来。

 

“……叶神?”

 

“是我。”叶修笑起来,对方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翘了庆功宴跑回家打游戏吧。

 

“你既然都有空上这个会长号了,偶尔也上一下绝色那号吧,蓝大大不能太偏心啊。”叶修笑着打下这句话,等着看对面炸毛的样子。

 

可惜期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蓝河像是没看到他的调戏一样,自顾自地发来了一连串消息。

 

“叶神,事情听起来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但我不是开玩笑。”

 

“我好像被困在荣耀里了。”

 

“或者说是穿越,我大概是穿越到蓝河这个账号身上了。”

 

“其实我也不懂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今天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手边有个包,包里有个通讯器,我试着发了一条信息,没想到接收人会是你。”

 

 

叶修停下打副本的操作,看着蓝河发来的一连串的消息。以他对蓝河的了解,他觉得对方不像是会恶作剧捉弄别人的那种人,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蓝河大概是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那一类的游戏吧。

 

“小蓝你这个玩笑也太拙劣了,哥是不会上当的。”

 

“叶神……我真的不是开玩笑”蓝河欲哭无泪,他就知道这事一般人都不会相信的。其实可以让叶神去找大春他们。虽然好巧不巧自己从今天开始休假两周,以至于到这会儿也没人发现自己不见了,但是大春知道自己的住处……不,这样也不好。蓝河直觉这件事太过诡异,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要不叶神你来千波湖吧,你来一趟就知道我不是在骗你了。”最后蓝河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叶修不知道蓝河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他将聊天记录拉到上面,蓝河一开始发来的那两条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让他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是不是蓝河现实中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

 

叶修切出游戏,在QQ上找到喻文州。

 

“你们蓝溪阁的蓝桥春雪的联系方式发我一下呗?”

 

“叶前辈这是要挖人?”那头喻文州很快回了消息,“不过前辈可能记错了,蓝雨员工里没有蓝桥春雪这个人。”

 

 

这又是在开什么玩笑?

 

叶修把喻文州发的那行字反复看了几遍,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TBC

评论(14)
热度(99)
©昼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