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昼猫

【叶蓝】雨天绝行03

又名,蓝桥春雪的消失。

伪原著向;非典型性网恋;热衷撒狗血;


前文:01-02

※03

 

蓝桥春雪是谁?

 

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职业高玩,放在整个荣耀网游里那也是排的上名的。如果说一般职业选手平时不常接触网游没听说过那很正常,但喻文州作为蓝雨战队队长,自家俱乐部各部门有哪些人员,多少还是了解的。

况且自蓝桥春雪当初下到第十区开荒开始,就没少作为蓝溪阁和兴欣合作谈判的中间人,这点叶修不相信喻文州一点印象都没有。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喻文州真的一点不记得,那就更不会如此笃定地就否定了蓝河的存在。反倒正是因为喻文州对蓝雨俱乐部足够了解,才能短时间内给出答案。

至于喻文州和蓝河联手整蛊自己,叶修觉得把蓝河换成黄少天多少还有点可能。

 

“是吗?可能是我记错了吧,以为蓝字开头的ID就是蓝溪阁的。”叶修脑内思绪转了千万遍,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岔开。喻文州不疑有他,毕竟在他看来找的不是他蓝雨的人,思考两下没什么头绪也就放一边去了。

 

 

叶修切回游戏,蓝河让他去千波湖的消息还安静地浮在聊天窗口。不管发生了什么,先见到人再说。叶修不再迟疑,他在回复框里敲下几个字,操纵君莫笑一个转身退出了副本。

 

 

“好,等我。”

 

 

+++

 

 

就算一路走传送,叶修到千波湖也要花不少时间。趁着等待的空档,蓝河拿出了皮革包里的干粮——一块葱油烧饼。按照荣耀的设定,食物作为恢复物品的一种,可以在非战斗状态下补充血量。玩家除了救急用的红蓝药水,身上多少都会携带各种食物。

只可惜如今抛开这些设定,这块烧饼的外观实在称不上诱人。大概是在包里捂了太长时间的缘故,烧饼的整个表皮都泛着油腻腻的光泽。蓝河试着咬了一口——果然比看起来还要难吃。没有味道不说,口感类似沾了水的报纸。但蓝河此时也顾不上太多,一整天滴水未进,他早已饿得头晕眼花了。

 

只是如果以后都只能吃这样的东西,他就算饿不死,胃也会受不了的。看来还需要再想办法。不只是食物,还有住处,现在所在的这间木屋太简陋,安全起见天亮后他需要另找地方。而当下更重要的问题是,他要怎么对付那些野外的怪物。

 

蓝河吃完烧饼又休息了一会儿,待他觉得四肢恢复力气后,将今天醒来后与包裹一起出现在他脚边的那把剑拿了起来。

 

这是一把通体幽蓝的长剑,剑鞘和剑柄上都刻有繁复的花纹。在蓝河的印象中,这把剑并不在剑客的兵器谱里。

 

蓝河靠着木屋的墙壁站好,左手握住剑鞘,右手握住剑柄,脑海里回忆了几个剑客的技能动作,心里默数一二三——蓝河“嗬——”地往前跃了一大步,同时右手将剑身抽出向前挥去——剑客技能拔刀斩……个鬼啊!

 

别说木头了,木屑都没惊动。

 

蓝河捂着用力过头有点抽筋的手臂坐回桌子边,觉得有点沮丧,更多的是羞耻。

 

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啊,幸好叶修还没过来……

 

 

“小蓝,我到千波湖了,你在哪个位置?”通讯器亮了一下,叶修发来消息。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蓝河摸摸鼻子,将剑推远了一点,腾出双手来把大概方位给叶修发过去。

 

 

五分钟后,举着千机伞的君莫笑倒飞着出现在蓝河面前。

 

 

+++

 

 

君莫笑钻进木屋,千机伞一抖从枪形态变回了普通形态。他直走到蓝河身边才站定,叶修的声音从君莫笑的身体里传出来。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以前在第十区开荒的时候,也有那么几次近距离地和君莫笑交过手,虽然大多是些令人恨得牙痒痒的回忆,导致有段时间蓝河光是看到君莫笑三个字都心累,但再难熬总归也是隔着屏幕,冲击力反倒远没有现在来得大。现在君莫笑就站在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裸眼3D,高清无马。

 

蓝河使劲憋了一下,没憋住,脱口而出:“哇靠!活的!”

 

“……”叶修难得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蓝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恢复正色说:“叶神,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懵着呢。我只记得……”蓝河从打副本说到下暴雨停电,又把醒来后这一天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直说得口干舌燥。抬头一看,君莫笑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眼神透着空泛,看不出来是在看他还是看他背后的墙壁。

 

蓝河盯着那张脸看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站起身跟君莫笑来了个面对面,然后伸出双手,对着君莫笑做了个超高难度的鬼脸。

 

叶修想着蓝河的遭遇想得正出神,突然就看到屏幕中央出现了一张五官扭曲的大脸,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顿时咳得惊天动地。他一边咳一边操作君莫笑往后退了几个身位格,想到蓝河这么做的用意,有点哭笑不得。

 

荣耀虽然可以靠操作让角色做出复杂的动作,却不会有如此复杂的表情。其实刚才他推开门看到蓝河的第一眼就相信了,活生生的人和冰冷的数据之间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只是事实太过震惊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现在被蓝河一打岔,叶修反倒冷静下来了。

 

“我没有不信你。”叶修解释道,“说实话,这事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理解的范围。现在我们手上的线索太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是未知数。不过首先——”叶修操作君莫笑在蓝河的肩上轻拍了一下,语气郑重:“小蓝,保护好你自己。”

 

蓝河点点头,虽然他现在对于如何自保依然毫无头绪,但叶修的相信和关心让他感到心里轻松不少。身体一放松,困意便铺天盖地地涌上来,蓝河打了个哈欠。

 

“先睡吧,有什么事明天起来我们再讨论。”叶修见状说道。

 

蓝河困得泪眼汪汪地爬上角落里的硬木板床,想到什么又回头:“叶神,你是刚从苏黎世回来吧……中国队……”

 

“那必须是世界冠军。”叶修笑。

 

“嘿嘿,真好……”蓝河强撑睡意,“还有大春那边如果问起来,就说……”

 

“就说你来我这儿旅游,手机被偷了。”叶修想起喻文州的回答,事情发展之匪夷所思竟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蓝河开口。

 

“谢谢你啊,叶神。”蓝河放心地躺平身子,隔了两秒又睁开眼睛:“你,叶神,你也早点下线休息吧。”

 

“小蓝同志,你到底睡不睡。”叶修无奈,“我倒时差呢,等你睡了再下线。”

 

“……那多不好意思。”蓝河最后看一眼暖黄色的光亮中那个拿着伞的身影,安心地闭上眼睛。

 

“荣耀第一人给看大门,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你可不能错过。”

 

“……”

 

叶修回头,蓝河已经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清晰绵长。叶修并没有下线,他让君莫笑在桌边坐下,面向蓝河睡着的方向。

 

虽然从刚才见面开始蓝河就一副特看得开的样子,但叶修知道,蓝河不过是把所有恐惧和不安都埋进了心里。匪夷所思的遭遇,充满危险的环境和无法言说的孤独,他的神经已经绷到极致,却还是强打精神,去应付一切变故和未知。

 

说不担心是假的。

可现下叶修也想不出更多的办法,只希望至少有自己陪着,蓝河能睡得更安稳些。

 

 

叶修一边翻着联盟的资料,一边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就这样在桌边坐了一夜。



-TBC


最近现实有点忙,只能尽量周更_(:з」∠)_


评论(14)
热度(97)
©昼猫 | Powered by LOFTER